槐花撥爛子
发布时间: 2020-05-22 13:50:58     作者:孟鑫      来源:山西焦煤网      点击次数:

无论一个人走多远,心总是向着故乡,味蕾总是朝着故乡的方向跳动着,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,嘴角边泛起的是故乡那熟悉的味道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
山西,十裏不同天,百裏不同俗。

面食獨得山西人恩寵,山西人對待面食就像喜愛自己的孩子一樣。許是嬌兒寵稱多的緣故,山西的每一種面食都被賦予了有趣的稱謂。

撥爛子,原本是山西平民百姓在過去艱難歲月裏無奈之下發明的一種食物,經過數十年的沈澱,這道面食逐漸成爲餐桌上的“陽春白雪”。

每年春暖花開的時候,榆樹上挂滿榆錢兒,洋槐樹開滿槐花兒,地裏長出苜蓿,那就到了一飽口福的時候了。三五成群的人們拿上各式各樣的工具,捋下成串兒的榆錢兒,摘下半開的槐花兒,拾起嫩綠的苜蓿。

槐花其實是可以直接食用的,一邊吃一邊摘,這對于人們來說無疑是一種享受。尤其是當花瓣被牙齒碾碎,香甜的味道從花瓣中溢出,頃刻間填滿整個口腔,真是享受極了,舒服極了!不僅如此,收集起來的食材,經過山西女人的巧手烹制成爲撥爛子,陣陣清香襲來,更是別有一番滋味。晏幾道在《蝶戀花》中寫道:“三月露桃芳意早,細看花枝,人面爭多少。”槐花的花季短得很,因此對于一年來說,也顯得珍貴了許多。

山西人做面食,不只是为了满足味蕾的享受,更加会关注食物色、香、味、形、气的综合感受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山西面食的主要材料宽得很,从来不会仅仅局限于白面,还有莜面、豆面、玉米面、荞面等等,山西人的性格也是如此。面粉的选择和制作手法都决定了成品最终的质量,槐花倒在大盆里,放入干面粉搅拌(老家口语称之:拨烂),面过多过少都不合适,唯有恰到好处才是佳品。面粉随着离心力的作用和槐花均匀地混合在一起,每一片花瓣上都刚刚好沾上一层薄薄的面粉,之后上笼蒸一刻钟左右,槐花撥爛子就做成了。槐花儿的选料也是极其讲究,采用即将开放的花蕾为最佳,倘若是完全开放之后的花儿,味道就会大打折扣。槐花儿的香气会伴随着食物制作的整个过程,精心制作而成的拨烂子不仅调和了菜色,更使得单一的主食有了多样的选择。

出了锅的槐花撥爛子,香味被包裹在了面粉里面,此时的味道不再是生吃槐花时的那种感觉,而是混合着淀粉的清甜和松软,香气四溢。

如果你以爲這道面食這樣就可以結束的話,那就錯了,山西人對面食的創造性甚至可以說超出你的想象。通常情況下,還會用雞蛋炒一下,炒過的撥爛子便換了一身衣服,微微地泛著一點黃色。艱苦的日子,可以生出無窮的巧心思來,粗糧細作,以前是作爲“窮人飯”而果腹的撥爛子,現在更多成爲大家調劑生活的農家飯。過去吃是爲了填飽肚子,現在吃是爲了嘗鮮,撥爛子還是那個撥爛子,吃的人卻已經不同往日了。

沒有離開故鄉的時候,是從詩詞裏體會著離鄉的情緒,是詩人筆下的“露從今夜白,月是故鄉明”,是余光中貫徹一生的“船票”。故鄉是異鄉遊子那一顆顆滾燙的淚珠,砸在遊子腳上的時候,疼啊。故鄉是一座橋,跨越歲月的羁絆;故鄉是一道虹,交替著新世界與舊世界;故鄉是一根線,牽引著不管多遠的歸人。故鄉,是一份沈甸甸的愛,是我們心頭永遠的溫暖與眷戀……

我是明白的,隨著我北上的列車在太原站駐停,鄉愁就已經遠了。可是兒時味蕾中的記憶卻是歲月這條長河裏的涓涓細流,故鄉的黃土地,孕育著山西人踏實勤勞的性格,故鄉的風物,逐漸成爲一個人生命的底色。

一個人,一故鄉,一段記憶,這一切都成爲日後成長中的豐沛與溫暖,格局與氣象。

(作者單位:國貿公司)

責任編輯:張雲鵬

版權聲明   |   隱私與安全   |   常見問題解答   |   咨詢 地址:中國·山西·太原新晉祠路一段1號 ICP備案序號:晉ICP備05008009號-3

山西焦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  晋公网安备 14010902000081号